乖乖的电池
13天前
1512
举报

看了我校双一流评选材料之后的一些想法

昨晚仔细看了看我校评选双一流的材料以及我校近三年的发展规划,如果这些规划最终都能实现,那我校必然会迈向新的阶段,但是我认为如果学校真的能够更进一层,还面临着很大的几个障碍。

首先,规划中指出目标是在2025年左右,也就是建校10周年,达到港科大建校前十年的水平,同时要保证学术标准达到或超过香港中文大学水平(注意,在做与中文大学的比较时是学术标准,并不是说整体实力)。我暂且将其理解为,学校的建设成果以及速度,是以港科大为目标的。且不论这一设想有多大的可行性,毕竟深圳同城的另一所学校也曾把港科大的速度以及质素作为目标,但好像现在的教育改革并不成功,与其建校初期的愿景是非常不一致的。这可以部分归因为深圳对顶尖人才吸引力并不够强。经管这边全职教授到现在还是0,就连院长的第一单位仍然是普林斯顿。好像大多数北美tenure也确实没什么大的incentive回来做教授。

其次,我校的定位究竟是什么。我校要发展必然摆脱不了香港中文大学的影子,但是现在从办学的实际情况来看,我校最终将是一所完全独立的大学。可是,如果作为一所独立的学校,校名校徽校训又怎么解释?且不必说本部与分部的区别,照常理来讲,一件事物或者一个机构的本部要比分部好,是常识。我们不说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情况,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我校如果作为一所独立的学校,便不应该超越母体,因为无论是学术还是学位均受本部规管。如果最终会成为加州大学这样的系统,首先只有两所学校肯定不能称之为系统,另外我校校名后边带着括号,看起来就非常野鸡,另外本部也并不叫做香港中文大学(沙田),我校经管学院仍然算是港中大商学院的一部分。

再次,我能感受到学校在体制内外来回穿梭的挣扎。从这双一流的文件里就可以明显感觉出来,一方面要向体制内靠拢,一方面又要保持自己的特殊性。近来无论是书院设置团支部,去年还不知前年从深大调来的某位副校长掌管着一些“行政事务”,既然国情如此,这些趋势都是不可逆转的。当然,向体制内靠拢能够换来一定的好处,但同时也会丧失一些自主性。比如以后是不是会开一些思政课程,行政会不会干预科研,会不会官僚日益严重,从而对人才的吸引力逐渐下降,这些都是需要考虑的问题。我作为一个学生同样是矛盾的。一方面我不希望完全体制化,因为如果这样我当初选择这所学校的意义在哪里(无论你同不同意,我相信我校不少同学也是因为这种“去体制化”特色的原因当年选择了这所学校),但是你有能不能通过取舍,来换取一些其他的好处呢?

另外,无论是疫情影响,还是国际关系突变,包括香港局势,还有民族极端主义抬头的趋势,都使留学,以及合作办学的模式受到不同程度的冷落,这从今年的分数线上就能看得出来。尽管我个人仍然认为,出去多看看一定是好事,可是现在短期内可能完全没法出去。这使得短期得发展可能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作为嗜分如命的高考生来说,我认为我校之后也就仅能止步于中游985分数线(这里指的是平均水平,抛开奖学金招来的部分极高分考生,以及超短裙招生的高分数线),要比肩华五,几乎不可能。这是由我校的学费,以及学校性质决定的。学费以及学校性质、教学方式注定了我校只能是一个小众的选项,它不适合很大一部分人(据我所知我校退学的人并不少)。

对了,还有对岸某些废青的问题。之后的医学院学位要怎么解决(因为按香港特区法律规定,获颁中文大学内外全科医学士并在香港实习可以直接获得香港注册医生资格,而香港医生待遇出名了高,是香港DSE状元争相报考的对象,其实本质是通过提高准入门槛来维持一定程度上的垄断,因此如果在深圳颁授学位,动了别人的饭碗,所以被大力抵制。目前学校的解决方案是颁授临床医学理学士(Bsc in Clinical Medicine)以区别于内外全科医学士 (MBChb)从而使深圳的学生无法获得注册资格作为妥协,甚至也有在考虑同其他大学颁授联合学位),在这样的情形下,新的医学院,以及其他一些较为冷门的专业,是否能吸引来足够的学生,这些都是不得不考虑的问题。

可以预见的是,在学校还未完全建成之前,将会出现设备、资源、教授等不同程度的短缺。但不得不说,这一些规划着实是非常有野心的,是否能够完全实现,我觉得难,很难,但我依然看好整体的发展。我在这边胡言乱语这么多,希望诸位也可share一点自己的想法,或者argue一下。有没有意义不说,预测未来总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不是么?


热评 (3)


卖萌的勺子
12天前

有缺点的战士终究还是战士,完美的苍蝇终究还是苍蝇

之前在知乎上看到有评论龙大“不洋不土”的声音,曾经自己也对此迷茫过,但是后来又想为什么一所大学非得要么完全体制内,要么完全西化呢?融汇中西不正是龙大的使命吗?私以为这里的”中西“不仅指文化方面,也可以指体制方面(私以为龙大目前为止的确吸收了两边的体制中有优势的部分,同时也摒弃了两边的一些劣势)

说这些废话的原因,是想表达中外合作办学这条路没有经验可以依靠,龙大发展好了是样板,发展不好是给其他中外合作高校提供了教训,没有人能确定地说香港中文大学(深圳)的设立一定会是个成功案例

而且不太赞同楼上同学的观点,龙大即使犯错也不会造成致命的打击;无论将来如何发展,师资大概率会只增不减,生源大概率会只好不差,知名度大概率会只高不低,起码能保证你毕业后在粤港澳圈找工作混口饭吃)

13
0
回复

爱笑的牛肉面
12天前

就校徽校训而言,个人觉得没必要上纲上线。校徽校训的相同,可以仅仅看作LGU对中文大学的教育理念、人文历史、学术标准的认同,并不是说独立发展就要”去中大化“了。
另外关于团委之类的,大环境如此,不做一些妥协龙大也没办法继续发展。拿了国家这么多钱,给个面子总要有的。而且现在团委在校内的影响基本为零,不必过度担心。
还有关于学位、校名问题,就自己的经历而言,龙大在北上杭大湾区已经有一定名气,企业不会单纯因为学位证问题就掐掉潜在的高质量员工。事实上在实习生和一些岗位的招聘中,很多项目组都标明了非985不要,但以本人的经历,拿着龙大四非title去投还是能过简历关的。
不可否认,龙大在发展中是存在很多问题,就像最近在知乎上闹得沸沸扬扬的宿舍不足事件,但仔细想想,哪个大学现在不存在着各式各样的问题呢?清华有内卷之风,浙大有少数民族问题,就本人旁听和与高中同学交流的经历,华五多多少少存在部分教授水论文、上课念ppt,教学内容落后、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盛行的问题。当然不能比烂,我的意思是,虽然龙大面临着一些挑战,作为龙大的一员,在看到不足的同时,也不要没有信心。
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

12
0
回复

乖乖的电池
楼主
12天前
查看对话

文雅的手链:

请问经管全职教授为0是从哪得来的呢?院长确实是普林的,但现在也招了很多全职教授吧,官网上有三四个,我

抱歉,这里数据不严谨了。全职教授为0是2018年底的数据 (我记得这个是因为当时看到有点吃惊,我本来以为我们学校有很多全职正教授的,然而并没有),2019年是2位,预计今年能够达到六位。但这些都包括Professor of Practice (我也不知道是啥意思)。我特意去经管学院网站又看了一下,好像大多数都在深高金任职。深高金跟我校到底是啥关系也很迷。。。
数据全部来源于双一流文件中Annual Plan。

另外,我写这篇长文完全没有唱衰我们学校,我一直看好我校未来的发展,只是以上罗列的问题都是我所看到的,以及认为难以解决的。不知道为什么会被三楼说是“上纲上线”。

5
0
回复

全部回帖 (17)


霸气的拐杖
12天前

当“改革”“探索”的热情波浪趋于平静,真正阻碍航行的礁石才能出现在视野里,航行自然将变得无比艰辛
他说要胆子大,可以犯错,可犯错了之后我们的代价是什么,谁来帮我们承担?这些问题并没有答案

5
4
回复 # 1

卖萌的勺子
12天前

有缺点的战士终究还是战士,完美的苍蝇终究还是苍蝇

之前在知乎上看到有评论龙大“不洋不土”的声音,曾经自己也对此迷茫过,但是后来又想为什么一所大学非得要么完全体制内,要么完全西化呢?融汇中西不正是龙大的使命吗?私以为这里的”中西“不仅指文化方面,也可以指体制方面(私以为龙大目前为止的确吸收了两边的体制中有优势的部分,同时也摒弃了两边的一些劣势)

说这些废话的原因,是想表达中外合作办学这条路没有经验可以依靠,龙大发展好了是样板,发展不好是给其他中外合作高校提供了教训,没有人能确定地说香港中文大学(深圳)的设立一定会是个成功案例

而且不太赞同楼上同学的观点,龙大即使犯错也不会造成致命的打击;无论将来如何发展,师资大概率会只增不减,生源大概率会只好不差,知名度大概率会只高不低,起码能保证你毕业后在粤港澳圈找工作混口饭吃)

13
0
回复 # 2

爱笑的牛肉面
12天前

就校徽校训而言,个人觉得没必要上纲上线。校徽校训的相同,可以仅仅看作LGU对中文大学的教育理念、人文历史、学术标准的认同,并不是说独立发展就要”去中大化“了。
另外关于团委之类的,大环境如此,不做一些妥协龙大也没办法继续发展。拿了国家这么多钱,给个面子总要有的。而且现在团委在校内的影响基本为零,不必过度担心。
还有关于学位、校名问题,就自己的经历而言,龙大在北上杭大湾区已经有一定名气,企业不会单纯因为学位证问题就掐掉潜在的高质量员工。事实上在实习生和一些岗位的招聘中,很多项目组都标明了非985不要,但以本人的经历,拿着龙大四非title去投还是能过简历关的。
不可否认,龙大在发展中是存在很多问题,就像最近在知乎上闹得沸沸扬扬的宿舍不足事件,但仔细想想,哪个大学现在不存在着各式各样的问题呢?清华有内卷之风,浙大有少数民族问题,就本人旁听和与高中同学交流的经历,华五多多少少存在部分教授水论文、上课念ppt,教学内容落后、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盛行的问题。当然不能比烂,我的意思是,虽然龙大面临着一些挑战,作为龙大的一员,在看到不足的同时,也不要没有信心。
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

12
0
回复 # 3

文雅的手链
12天前
查看回复(2)

请问经管全职教授为0是从哪得来的呢?院长确实是普林的,但现在也招了很多全职教授吧,官网上有三四个,我可以肯定有两个是全职的,而且我记得学校最新招聘的要求就是必须全职。

0
0
回复 # 4

乖乖的电池
楼主
12天前
查看对话

文雅的手链:

请问经管全职教授为0是从哪得来的呢?院长确实是普林的,但现在也招了很多全职教授吧,官网上有三四个,我

抱歉,这里数据不严谨了。全职教授为0是2018年底的数据 (我记得这个是因为当时看到有点吃惊,我本来以为我们学校有很多全职正教授的,然而并没有),2019年是2位,预计今年能够达到六位。但这些都包括Professor of Practice (我也不知道是啥意思)。我特意去经管学院网站又看了一下,好像大多数都在深高金任职。深高金跟我校到底是啥关系也很迷。。。
数据全部来源于双一流文件中Annual Plan。

另外,我写这篇长文完全没有唱衰我们学校,我一直看好我校未来的发展,只是以上罗列的问题都是我所看到的,以及认为难以解决的。不知道为什么会被三楼说是“上纲上线”。

5
0
回复 # 5

爱笑的牛肉面
12天前
查看对话

乖乖的电池:

抱歉,这里数据不严谨了。全职教授为0是2018年底的数据 (我记得这个是因为当时看到有点吃惊,我本来

SFI可以认为是龙大经管方向的研究生院
SFI全称:香港中文大学(深圳)深圳高等金融研究院

1
0
回复 # 6

想出家的人字拖
12天前
查看回复(1)

我想显然不可能让内地生在深圳读书最后还能轻松去香港执业拿高工资的。。这不合理。。

虽然香港医生算是最黄的群体,但他们怎么说也是专业人士跟废青扯不上关系。

1
0
回复 # 7

乖乖的电池
楼主
12天前
查看对话

想出家的人字拖:

我想显然不可能让内地生在深圳读书最后还能轻松去香港执业拿高工资的。。这不合理。。

虽然香港医生算是最

抱歉,这篇文章我写到哪就哪了,完全没改,所以可能有点歧义。我不是说医生是废青,而是某些对岸的学生见深圳高一等,为了反对而反对,所以有些合作可能很难开展。

4
0
回复 # 8

卖萌的勺子
12天前
查看对话

乖乖的电池:

抱歉,这篇文章我写到哪就哪了,完全没改,所以可能有点歧义。我不是说医生是废青,而是某些对岸的学生见深

赞同你的观点,香港那边的学生估计反应会很强烈(当年我校刚刚建校的时候本部的学生就有反对的声音)

3
0
回复 # 9

留胡子的打火机
12天前
查看对话

文雅的手链:

请问经管全职教授为0是从哪得来的呢?院长确实是普林的,但现在也招了很多全职教授吧,官网上有三四个,我

我看到全职为0也很吃惊。我本来以为,抛开深高金,我们本科部还是有那么一两个全职教授的,比如给我们上基础课的那几位会计和市场的教授。

0
0
回复 # 10

留胡子的打火机
12天前
查看对话

乖乖的电池:

抱歉,这里数据不严谨了。全职教授为0是2018年底的数据 (我记得这个是因为当时看到有点吃惊,我本来

Professors of the Practice: non-tenure track faculty who possess the expertise and achievements to provide professional instruction in a manner that brings distinction to the appointing School/College and the University. 可以理解为业界特聘。

0
0
回复 # 11

卖萌的勺子
12天前
查看回复(1)

设备和资源方面,个人觉得现在学校的经费也挺缺的(听说NSE的有些教授做实验项目搞不到学校的经费只能到校外找赞助)

0
0
回复 # 12

刀枪不入的鸡蛋
12天前

其次,我校的定位究竟是什么。我校要发展必然摆脱不了香港中文大学的影子,但是现在从办学的实际情况来看,我校最终将是一所完全独立的大学。可是,如果作为一所独立的学校,校名校徽校训又怎么解释?且不必说本部与分部的区别,照常理来讲,一件事物或者一个机构的本部要比分部好,是常识。我们不说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情况,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我校如果作为一所独立的学校,便不应该超越母体,因为无论是学术还是学位均受本部规管。如果最终会成为加州大学这样的系统,首先只有两所学校肯定不能称之为系统,另外我校校名后边带着括号,看起来就非常野鸡,另外本部也并不叫做香港中文大学(沙田),我校经管学院仍然算是港中大商学院的一部分。

与港中大的联系,势必是以后难以避免的问题,也许日后会演变成加州大学那样的教学系统(那时可能不止CUSZ,甚至CUSH、CUBJ、CUCS了),但这也取决于大环境(奉孝对HK的控制力与CU系统的独立性演变)。日后谁能想到发生什么呢

0
0
回复 # 13

乖乖的电池
楼主
12天前
查看对话

留胡子的打火机:

我看到全职为0也很吃惊。我本来以为,抛开深高金,我们本科部还是有那么一两个全职教授的,比如给我们上基

所以是不是抛开深高金,抛开Professor of practice,即便现在就是约等于0啊。。。
不是很清楚深高金和经管学院的关系,本科肯定是不能用深高金的资源的,应该不是像楼上说的那么简单,感觉两者更像是独立的机构。
另外想吐槽一句,理工那边请来了Jim Dai等大牛,就有了康乃尔、斯坦福的名校offer,经管这边院长都在普林任职,好像我校从来都没有去普林的。。。是经管和理工有所差别吗。。
虽然这和本菜鸡并没有什么关系hhh

0
0
回复 # 14

乖乖的电池
楼主
12天前
查看对话

卖萌的勺子:

设备和资源方面,个人觉得现在学校的经费也挺缺的(听说NSE的有些教授做实验项目搞不到学校的经费只能到

毕竟现在大范围建楼,感觉二期完成基本建筑面积能翻倍把

0
0
回复 # 15

回复 # 16

粗眉毛的冰棍
7天前

一方面行政干预科研的忧虑劝退了一波想要过来的老师,严苛的学术要求(非讲课)也拒了一批谋教职的博士/博后。
另一方面从本科生、硕士生收到的学费及社会各界筹集的科研经费又难以维系目前的科研项目,也难以支付足够吸引优质教授的薪资,造成项目虎头蛇尾、开课良莠不齐。
学生抱怨内卷,教授抱怨浮躁。
这波,这波是双输啊。

3
0
回复 # 17


    请登录参与讨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