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义非凡的镜子
10天前
433
举报

我这样理解、鉴赏、创作现代诗

回应 https://www.longgulife.com/bbs/post/2366/
我在本周一这篇帖子发出的第一时间就点开了它(家在龙谷),但是三天后我才敢一字一句地把它从头翻到底。我是这样一个怯懦的人。
我不认同——以下是我的辩护。

一、关于现代诗

怎样理解、鉴赏、创作现代诗呢?爱喝酒的石榴抛出了一个很棘手的问题。
我一向坦诚,我便这样说了:我无法对“现代诗”作出清晰、准确的定义;我没有受过系统的鉴赏现代诗的训练,显然也没有此天赋;我无法有机地理解大部分的现代诗,对于这些诗我只能从几行甚至某个用词获得感触和启发,也不知道自己是否和诗人心意相通。

一言以蔽之,我不懂得读现代诗。

因此我一直无法确定自己写的这些分行的文字能否被称为——从我写下第一个字开始。关于文学创作我一直抱有谨慎与自卑的态度。我无时无刻不在犹豫、自我怀疑、自我否定;我很确定自己配不上诗人的冠冕,更确定自己在各种方面无法与楚辞、伊利亚特、柳拜集和里尔克比肩——现在的我毫无疑问是不行的,九十岁的我大概也不可能。
以上是我的文学态度。接下来我们结合爱喝酒的石榴的两份批评和其他言论具体来说。

二、作家的人偶

爱喝酒的石榴首先评论了我的诗《作家的人偶代作家去死》。很感谢爱喝酒的石榴认真的读完了我的诗,但我想作为严肃的文学批评而不是刻薄的攻击言论,爱喝酒的石榴还是不应该只节选作品的一部分。也就是说,爱喝酒的石榴没有把诗的最后一节放上来,也忘记了给这首诗分节,这样会影响没有看过原诗的用户的理解。
以下我贴上原诗。

作家的人偶代作家去死
Sweet Child

作家的人偶代作家去死
我知道一个很棒的堆积行李的地方
你要去哪里
那条路该往这里走、
没有人比我更懂
衰亡
  隳堕

亲爱的人偶
快乐和痛苦原本就是最不值得说的东西。
我们应该说:
爱慕
眷恋
崇拜
  譬如 
离了你我该怎么活?

妈妈,我追不上那辆车
妈妈,我杀了一个人
妈妈,给我光吧,我找不到它了
总有一天  日月无光
我希望那一天我能在你们身边

抬头看
不是落尘的车顶
是窗外的无限高的天空
我们的命运悬挂在上面
故事是早已写好的故事
诗是早已写好的诗

生活是早已过惯的生活

接下来我分三部分引用爱喝酒的石榴在主楼中对这首诗的全部评论。

通读几遍上面的文字,我只能感受到作者在竭力渲染某种绝望、怀疑的氛围,而这种氛围的营造就像听到网抑云热推blues后领悟到淡淡的小资哀愁一样,我认为是来自用词、造句本身给人的印象,就像用dorian调式写歌能轻松写出来凯尔特风味一样,这样的一段人称凌乱、不交代前因后果、铺陈大量阴暗事物的文字很好地营造了那种氛围。但我也只能读到氛围这一步了。”(爱喝酒的石榴)

再次感谢爱喝酒的石榴通读了几遍我的难以下咽的文字。感谢这位极具耐心的读者与认真的批评家。
我将重点解释这首诗的两个动机,方便爱喝酒的石榴与其他反馈读不懂的读者理解。

1.第一个动机:“作家的人偶代作家去死”。

作家是创造者,是通过各种艺术媒介创造另一个维度的人。作家的人偶是作家创作的角色,是小世界的居民。作家出于创造一个替死鬼的目的创作了这个人偶。
作家为什么需要替死鬼?作家为什么非死不可?
因为作家追求着自我毁灭。下面的“堆积行李”说得就更明显了。
这首诗的标题一开始应该是《萧红在〈呼兰河传〉中说》。也就是说,一开始我设想的作家是萧红,人偶是《呼兰河传》第五章的角色小团圆媳妇。各位在语文导修中都go through了这个故事,在此就不赘述。萧红笔下的小团圆媳妇作为宗教圣女的映射,备受折磨,最终惨死,实现了作家在另一个维度的自杀行为。

抱着这样自我仇恨、自我毁灭的欲望我也创作了我的人偶,一面咒骂一面爱怜,一面敬畏一面唾弃,这种不是很平面的态度贯穿了我的很多诗,在稍后我要解释、爱喝酒的石榴开刀的另一首诗《你要我说什么?无非是我爱你》中尤其毫无掩饰。

为什么要自我毁灭?其意义何在?这同样是棘手的问题,也是私密的问题。在这样的场合私密就意味着没有意义。

我们回到作家创造了一个人偶。接下来我使用了第一人称,并让这个“我”与“你”展开对话。这里我塑造的“我”的形象是自负的,我故意使用了美国政客的名句“没有人比我更懂”来讽刺“我”的自负。“我”自负的资本是什么?是对死亡,对“衰亡”“隳堕”了如指掌,这同样是可笑的——未知生,焉知死?所以这里又构成了新的讽刺。

但是我在前面已经说了,“我”即是我的人偶。所以所有的讽刺都是我的自嘲,是我捅向自己的利刃——自我仇恨。

第二节“我”亲密地与人偶对话。简单地说:这里的人偶是我的人偶的人偶。套娃也是为了自嘲——“我”作为上帝垂视着无知无觉代受罪罚的圣洁的人偶,你我作为上帝垂视着自以为通透的“我”,并且指指点点。我这样写,是因为我也是别人的人偶。“我”教导人偶,就像我被教导一样。虽然我痛恨这样。

我痛恨,所以我写诗。我把自己的内心世界赤裸裸地展露出来,就像用手掏出白桃的🈴核,粘稠的汁水浸透了我的指甲缝,滴落在贫瘠的黄土上。我向我的读者袒露自己就像白桃被袒露在沙尘中。

第三段似乎从作家/人偶的对白转换成对一个母亲的互换,这种跳跃感给LZ带来的突兀不亚于听Jim Morrison从蓝色巴士的梦呓转折到哼唱到“the killer awoke before dawn”(爱喝酒的石榴)“第三段似乎从作家/人偶的对白转换成对一个母亲的互换,这种跳跃感给LZ带来的突兀不亚于听Jim Morrison从蓝色巴士的梦呓转折到哼唱到“the killer awoke before dawn(爱喝酒的石榴)

在这里我要承认爱喝酒的石榴指出的我的诗的起承转合的凌乱。因为我读不懂诗的起承转合,所以写诗都是全凭感觉。我确实要关注这个问题了,我计划开始读大家提到的朱光潜的《给一位写新诗的青年朋友》。

但是我读起来好像从第二节到第三节“我”说话对象从人偶转变为妈妈也不是很有跳跃感?“我”的颓靡情绪冲到了高峰,在绝望的时候呼唤妈妈也不是很突兀吧……?其实我写妈妈的时候我想的是皇后的波西米亚狂想曲,熟悉这首歌的人应该也会想起这首歌。

在“日月无光”时“我”的消极情绪达到了极点,以此为分界线,在这之前的部分我不知道我有没有成功地表达出被驯服的不甘(现在看来是失败了),但是从“我”说“我希望那一天我能在你们身边”开始“我”就被驯服了。“我”变得含情脉脉——对驯服我的人,对驯服我的世界。一切变得柔软又温情。

柔软又温情。

如爱喝酒的石榴所部分指出的,前三节我斟酌着字句来渲染绝望、怀疑的氛围。这种阴云只出现在第一、二、三节的上空。到了第四、五节,主角的心情截然不同了,一切走向豁然开朗。

2.第二个动机:我希望那一天我能在你们身边

至于诗最后一段的“故事是早已写好的故事、诗是早已写好的诗、生活是早已过惯的生活”,LZ只能感觉到和第二段“我们应该说……”隐约有对应。(爱喝酒的石榴)

我说累了,我们开始下一首诗吧。

三、你要我说什么?无非是我爱你

我很喜欢这首诗,爱喝酒的石榴挑得很值得讨论。
依然贴上全诗,依然表达一下爱喝酒的石榴只摘选部分的不满。

你要我说什么?无非是我爱你
Sweet child

红卷发,黑卷发 
我爱卷发 
我爱有着蓬蓬的卷发的人 
男人、女人 
(他是母亲给的还是理发师烫的卷发?) 
(Oh God he is so adorable) 

一条鳗鱼一般的蛇向我游来 
灰蒙蒙的雾一样的鳞片上 
红色的斑点 
⭕️ 
⭕️ 
⭕ 
(怎么会这么肮脏) 
(它会不会带来病毒?) 

蛇 
长着獠牙的蛇 
缠绕住、然后咬下 洞穿 
(天呐怎么会像针扎一样) 
(这里绝无成人的比喻) 

我在梦中与鳗鱼模样的丑蛇搏斗 
(难道不是缠绵) 
狗东西 弗洛伊德告诉我我梦到的是
(尺寸真的对吗) 
所以你到底在等我说出哪一句话 

你不说我也不说 
我很有耐心 
(难道不是很没有耐心吗) 
我会在各种社交平台上视奸你 
最好裹紧你的从来不换的天知道会不会发霉的黑外套 
(这个蠢货每一个账户名都一样) 

还有你挺不直的脊背 
迟早有一天我要用这双手抚摸它崎岖的肌肤 
猜猜我摸你的时候会不会想打碎你 
(Oh God he is so adorable) 
但我还是很喜欢你的卷发的 
趁着我还对你迷恋 
(不对我做些什么吗) 

“再迫害一首,《你要我说什么?无非是我爱你 》https://www.lgulife.com/news/207/
开端,先说自己喜欢有卷发的人,这时还特地说了“红色,黑色”“男人,女人”,紧接着就像画外音一样单表主人公“他”的adorable卷发。很枯燥地来看,这就好像说“我喜欢吃烤肉,韩国烤肉、巴西烤肉,烤五花、烤肥牛”,然后毫无征兆地感慨“木屋家的烤肉针不戳”,LZ匿名了也就不怕得罪人/被笑话,LZ真觉得这种思维跳跃毫无水平(爱喝酒的石榴)

题外话:为了实现爱喝酒的石榴不得罪人/被笑话的愿望,我会把这篇文章在匿名区和实名区同时发。我们继续。

紧接着,是大段地写梦境,鳗鱼、蛇,
作者怕大家不能联想到什么还专门cue了一下弗洛伊德,嗯,大概是做春梦了?
所以最后一句话“所以你到底在等我说出哪一句话”的意思是不是说,“我都发春到梦见和你嘿咻了,你还需要让我把我爱你说出来吗?”LZ的思维只能想到这一步。。
在写蛇的那一段,作者“这里绝无成人比喻”真的好此地无银三百两。。在写蛇的那一段,作者“这里绝无成人比喻”真的好此地无银三百两。。

解释到这里我已经无聊了。爱喝酒的石榴,你真的没什么魅力。
不过也有可能是因为我写这篇回喷的文章已经写了三天了。

而且,这种频繁加括号补充似乎是站在读者立场发出的吐槽,真的是诗歌的一种艺术手法吗?
余下的内容,大概就是对喜欢对象的各种小细节的碎碎念,以及呼唤对方对自己“做点什么”了。说这首诗是关于“甜甜的恋爱”LZ非常赞同,但“清新可爱”怎么看出来呢...余下的内容,大概就是对喜欢对象的各种小细节的碎碎念,以及呼唤对方对自己“做点什么”了。说这首诗是关于“甜甜的恋爱”LZ非常赞同,但“清新可爱”怎么看出来呢...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一种艺术手法,但这是一种艺术的探索。这个是受刘以鬯的《酒徒》的启发,我很仔细地思考了刘以鬯的括号的用意。现在看来这算一个失败的学习吧。
括号里不是吐槽而是一种二重唱。是两个自我的对话和交织。
我还等着爱喝酒的石榴不喜欢我在诗歌中使用图案呢,结果爱喝酒的石榴似乎对此接受良好?

我为什么喜欢这首诗呢?因为它是我探索诗歌的形式的一个里程碑。

爱喝酒的石榴真的没有领会这首诗的意思,不过我懒得解释了。我们跳到下一环节吧。

四、校园诗人与校园诗社

很感谢爱喝酒的石榴仔细地阅读并鉴赏了我的诗。爱喝酒的石榴在帖子的一开头就划定了“校园诗人”这一群体,并开门见山地表达了自己的态度。

对于爱喝酒的石榴把我定义为校园诗人(或BBS诗人)我感到很荣幸很羞愧,因为我在龙谷看到很多其他动人的诗作,我非常喜欢一位用rentry写诗和杂感的姐姐,还有写下《她的眼睛》的西瓜酱,能置身于这些优秀的诗人之间我感到幸福。

所以我非常地愤怒,因为爱喝酒的石榴表达了对“校园诗人”的轻蔑的态度。爱喝酒的石榴也是在校园里的人,我在此想将爱喝酒的石榴称为“校园批评家”和“校园鉴赏家”。

但是我或许还不能代表全部的校园诗人,鉴于爱喝酒的石榴在主楼中表示自己的靶子是校园诗人而不是Sweet Child::

LGULIFE上经常有同学上传自己写的诗歌,我校的涤纶诗社也经常定期发布一些作品,但LZ总感觉对其中大多数作品无力欣赏。LZ喜欢读的诗有楚辞、伊利亚特、柳拜集和里尔克等一些近代诗人的作品,里尔克可能是我已读过的比较难理解的了,但其起承转合貌似并不像校园诗人们那般凌乱。。我姑且用“现代诗”代指大家在bbs和涤纶诗社中刷到的诗歌

爱喝酒的石榴提到了涤纶诗社,并在下面的楼里提到有加入涤纶诗社的群。我想看看爱喝酒的石榴鉴赏一下涤纶诗社的同学们的作品,就像对我的诗做的那样。
爱喝酒的石榴愿意满足一下我的小小的愿望吗?

五、

最后,我喜欢被叫做甜小孩。甜孩没有一点爱意。我不愿意知道自己不被爱。
或者如果你喜欢《诗经》也可以管我叫狡童。但是老实说,这有点傻。 

六、

我会继续写诗。我会写出好的作品的——只是给我一点时间让我成长。
爱喝酒的石榴和其他的看我的诗的人,请继续看着我吧。


全部回帖 (6)


侠义非凡的镜子
楼主
10天前

龙谷的垃圾排版。刘洋祭天

5
2
回复 # 1

气宇轩昂的青蛙
10天前

甜孩不错的, 看得出来你是对当代诗歌有思考的人,赞。不过我不同意你说想让他鉴赏涤纶诗社同学的作品, 因为我觉得他不懂。哈哈

1
1
回复 # 2

坚强的石榴
9天前

谁在点踩呢

1
1
回复 # 3

一直单身的紫菜汤
9天前

哈哈那个人感觉是不是脑子有点问题..楼主不要理他就是了

1
1
回复 # 4

爱吹牛的自行车
5天前

谢谢你喜欢我随便写的这些东西,但其实用rentry写作的不止我一个…这个pastebin网站还是看到了推荐君的帖子才知道的,所以估计推荐君也是其中一位参与者吧

(等我找下原帖

0
0
回复 # 5

爱吹牛的自行车
5天前

这个https://www.lgulife.com/bbs/post/1946

下面似乎还有另一位同学在问,就目前看来至少有三个人是知悉rentry的了

(站内搜了下才发现推荐君好厉害…)

0
0
回复 # 6


    请登录参与讨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