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军
49天前
396
举报

回复匿名版的untitled

有几个观点想和楼主交流一下:

1.这个荤段子涉不涉及歧视另当别论。毋庸置疑的一点是讲这个段子的行为是一种性骚扰。骚扰的界定应当是由信息的接收方来决定的。我看到的所有评论无一例外地谴责这种性骚扰行为,而没有说什么“歧视”。

2.你如何界定“压迫”。这是难道不是一种“塑造”吗?为什么塑造是压迫?我感觉你好像在把他打造成一个受害者?我更加不能理解“弥赛亚”。什么是救赎?三水需要/值得被救赎吗?你指的救赎是什么呢?三水1962年生人,经历了混乱和改革。社会的变迁不可能不对人形成塑造作用。你说:
“这种压迫与社会环境、与文化氛围、与capillary modern power无关,李先生只不过是一个异类罢?”
这不是很滑稽么?

3.我完全看不懂你最后一段的逻辑。patriachy我不认识,查了一下,有“族长,宗主教”之义,不甚明白。“所有人吊死”和“有什么资格评判别人”,更加看不出你想批判什么。后半段总算看出来了,你劝告有些人不要盲目把自己打上进步主义的标签。这个本身没有错,毕竟历史是不断向前发展的,是波浪式、螺旋式前进的,谁也无法保证自己不会带着别人走弯路。不过,你又提“这个时代”,视角又转回静态的了,前后语义显然是矛盾的。这个时代的主流,难道不是追求平等、尊重、理性、客观吗?性骚扰一定是不符合前两项的,而捏造事实扣帽子,显然是违反后两项的。我们的批判在当前时代的价值观下,又有什么错呢?

4.既然已经是匿名了,就敞开讲。担心敏感,管理员会先block你的帖子的。套了两层马甲还装谜语人,显然在探讨问题方面是不够有诚意的。


全部回帖 (0)



    请登录参与讨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