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静的口罩
59天前
3159
举报

什么叫“牢不可破的男联盟”?

同时我听见了一些笑声,来自我 们 的 同 学(牢不可破的男联盟*就在这里悄悄加固)

作为男性,我受到了冒犯。


热评 (12)


鼻子大的水龙头
58天前
查看对话

自信的路灯:

这事情刚刚发酵的时候我校很多女生怕龙大声势压不住一百多万粉的李淼,艾特了一堆微博女权大V,一传十十传

前两天在一个女权博主那里看到了这件事,下面有一条(在我的标准里)有些“打拳”的评论,一位同校女同学回复了一句,大意是也有很多男生在为这件事发声,最好不要上升到群体。然后呢,回复里一边倒的全是骂她的声音,而且有的人说话那叫一个过分。这件事情完全超出我的理解范围,那位女生自始至终都非常有礼貌,但凡能给予同等的尊重也不至于骂出那样的话。

我真的,一点也不喜欢,一定要挑起对立然后把不同观点骂到闭麦的人。

顺便,我是女生。(现在讨论相关话题都要带上性别,女生是为了证明自己支持女权,男生是为了跟舆论中心的人划清界限。但实际只是协助部分网友去对应的盒子里挑选侮辱性词汇罢了。挺可笑的,也挺可悲的。)

19
1
回复

自信的路灯
58天前
查看回复(2)

这事情刚刚发酵的时候我校很多女生怕龙大声势压不住一百多万粉的李淼,艾特了一堆微博女权大V,一传十十传百搞得微博上批判李淼的主力军成了各路女权博主(不乏臭名昭著者),这帮人也压根不care问题的核心所在,即李淼上纲上线扯政治。
那天的朋友圈遇到几个女生发什么“远离蝻人”之类的恶臭语录,果断删。哈哈没记错的话有一位是聚乐部的啥都不会的技术岗

22
4
回复

飞奔的猴子
58天前

直接说「来自我 们 的 同 学」便好了,不清楚当时会场里是否只有男同学在发笑,如果不是,我作为男生感到了冒犯。

16
1
回复

多情的红烧肉
54天前

在朋友圈之外这个表述欠妥,但各位男同学也不必对号入座。

“牢不可破的男联盟”这个词出自一位男性的公众号,那篇文章讨论的事件是这样的:一名男明星在微博发表了道歉声明,对他的团队、“兄弟们”、粉丝道歉。作者看完这个道歉声明云里雾里,仔细查了才知道是因为私人情感不忠与欺骗。他认为这样的事情应该对当事女生道歉,而不是对被自己连累的“兄弟”道歉,
好像污了他兄弟清白似的,果真是牢不可破的男联盟,兄弟的纯洁性才是正经。
受害人调包,行为性质转换,兄弟、团队与粉丝化作忏悔稻草幻相,女生无足轻重,不必谈论,成了可以隐去的背景。
在这里,作者本人是一名男性,用这个词来批评别的男性的行为。这种行为作者不会做出,他也就不把自己划在“牢不可破的男联盟”当中。
因此,我认为的“男联盟”,不是男性的联盟,而是一部分男性和一部分女性组成的,认为 学术讲座上的女性生殖器相关黄色笑话 很好笑,或者提问者询问确切含义很好笑的联盟,只不过其中绝大多数是男性。Not all male,大家别生气,拍拍。

以及男同学们,对“男联盟”敏感是个好现象,证明你过去很少被人用性别贬低/辱骂。我作为一个女生,从小到大听着老师说“女生读不好理科”“女生学习后劲不足”,成语里有“妇人之仁”“妇孺皆知”,脏话里有cnm、dont be a pussy,很多人用我的女性身份贬低我,我已经脱敏了。更进一步,如果男同学们能够感受到“男联盟”的冒犯,大概也就能理解“妇人之仁”、dont be a pussy的冒犯,多一份共情总是好的。

有朋友提到女拳和腚姐,我再多说两句。
女拳、田园女权这些词,没有确切的定义,有人说恩格斯周恩来女拳,有人觉得清华学姐女拳,有人觉得要彩礼是女拳。大多数人只是用这个词来反驳ta们不赞同的女权主义,甚至,用来让她们闭嘴。但是,就像这个问题一样,搞清楚主要问题,主要问题是性别平权,我们拧成一股绳支持性别平权,有了成果之后,再去讨论哪些女权应该闭嘴。如果暂时搞不出来什么大成果,不如百花齐放。这件事里面主要问题是搞倒三水,在舆论一片向好的情况下,我们来探讨一下哪些词是不是有偏颇,就像我们现在这样。(如果各位根本不在乎三水倒不倒,只在乎当事女生一个小错误,只能说各位是伪善、毫无共情。)
关于腚姐,我个人反对语言暴力,当然你要怎么骂那是你的事,我只是说我的看法。即使有些朋友认为笑了也不代表就在男联盟当中,我也没有通过反向羞辱的方式让他们体会生殖器被开玩笑的感受,“臭名昭著的女权博主”创造了很多骂男性的词汇呢。总之我觉得语言暴力不对,大家先理清楚清华学姐事件的时间线再摆事实讲观点也不迟,否则你或许只是想骂“诬告犯”而已。

13
1
回复

俊秀的黄花菜
54天前

丑化,妖魔化所有男性的“女权”,和物化,践踏女性人权与尊严的大男子主义一样恶心。给所有男性莫名奇妙扣上一顶男联盟的帽子,和李淼毫无根据地给港中深扣一顶港独废青的帽子有什么区别?制造两性矛盾,试图通过性别或者其他身份来纵切社会的,不是蠢就是坏

11
1
回复

自信的路灯
54天前
查看对话

粗眉毛的沙滩裤:

此评论已删除

“另外,如果不是这群女权博主转发,我们现在就被扣帽子废青学生了,我看你怎么找工作。”
你也是笑死你爹了,这个贴子说实话就是钓鱼的,钓的就是你这种自己都和自己矛盾的拳师
真以为不被扣帽子是因为你们这些拳师贡献的流量?您和那帮垃圾算什么东西?除了立个蝻人的靶子打来打去?你是不是把你们的贡献看得太重要了?还“胜利的果实”“感激之情”,您可要点逼脸吧您嘞。看看社交媒体上最有力最被主流认同的是我校吴教授、Kenny那样的有理有据还是你们那帮垃圾污染网络环境的输出
“另外,如果不是这群女权博主转发,我们现在就被扣帽子废青学生了,我看你怎么找工作。”看到这句话我都怀疑你是蝻人,来反串黑拳师的。真的笑出声了。是不是非得再被扣上个拳师基地的帽子,两害相权取其轻您才满意?
看见你用“蝻人”这样的词汇 也知道你是怎么样的蠢婆娘。也想不出来别的词汇形容你了,尊重是相互的,你要是觉得我喷的拳师冒犯到了你,那你实属活该

12
3
回复

自信的路灯
56天前
查看对话

自信的路灯:

这事情刚刚发酵的时候我校很多女生怕龙大声势压不住一百多万粉的李淼,艾特了一堆微博女权大V,一传十十传

xswl,不出所料热评几个中肯之言都有不少人点踩啊
我倒是祈祷龙大女性少一些微博恶臭女拳师(对号入座随意,谁女拳谁女权心里都有点“女生可以想想,男生就不要想了”数吧)那种行径。TMD翻看一下实时几个比较热的微博大V评价这件事,评论区都是拳师最喜欢的“切屌”“金针菇”“枪毙”“国蝻”“蝻人”这样的字眼。
嫌学术部请嘉宾不筛选筛选,你TM艾特那群大V怎么就不筛选筛选了?
龙大这次行动最大败笔就是牵扯太多的女拳脑瘫,B站、知乎上的风评已经被连累得急转直下了。之前都担心被误认沙田,现在倒好,买一赠一了

13
5
回复

自信的路灯
54天前
查看对话

粗眉毛的沙滩裤:

此评论已删除

害,这逻辑漏洞多的我不好意思指出来,口口声声女权女权,骂出来的脏字搞得跟自己没马一样
这就急眼了?只知道嘴臭 一句人话说不出来,这画风在隔壁贴也出现过嗷,英语真不错连bark都会呢https://www.lgulife.com/bbs/post/2555/ 性感的灌汤包,是你这孤儿吧?
哈,你也别用你和拳师的嘉言懿行代表“我校女生”, 您配吗?您配代表其他女生的所作所为吗?贬低的是谁心里有点逼数吧求求你了,别把人家正常人拉过来当挡箭牌。撒泡尿照照自己看看,您配吗?就您这种除了说脏话、给不同意见的人都套上蝻人人设的低等生物?您能进这学校我也是服
你和多数女生的确也是一个性别,可惜真不太像一个物种呢,或许叫你雌性更合适,old hen

“问题是你屁也没放一个。
在外唯唯诺诺,在校重拳出击。”
笑死你爹了 你是我肠子里的蛔虫还是头皮上的螨虫?我是不是也可以凭空判定你也“屁没放一个”?不,还是实事求是吧,你放屁放得真多
滚回你微博老家恐蝻去吧 你这种货色再搁这儿蹦跶估计LGU都要恐女了

9
2
回复

拉风的单杠
58天前

就算真是只有男性发笑,发笑的男性也不该被谴责。不应该要求其他每一个人都感觉受冒犯,进而抗争。我听见了别人说尼哥该去摘棉花了,笑了一下,难道我就成了种族主义者了吗?黑人听见尼哥去摘棉花生气是他们的事,我没有阻止他们,我并不应该因为一个没有冒犯到我的笑话受道德谴责。正如本次事件,一些发笑的男生并没有感觉到被冒犯(原因可能忽略了/忘了/没想到自己其他女性亲属/朋友也是这种笑话的受害者),但并不应该受到道德的上的谴责。

16
9
回复

温文尔雅的韭菜
58天前
查看对话

鼻子大的水龙头:

前两天在一个女权博主那里看到了这件事,下面有一条(在我的标准里)有些“打拳”的评论,一位同校女同学回

=挑起对立真的很讨厌=

6
0
回复

深沉的帽子
57天前
查看对话

大鼻子的香菜:

提一点反对意见吧(虽然赞同你的多数观点,不过我觉得你有点自说自话了)。上面那位同学说的,我觉得(相对

你说得很好了,我自己是“田园女权”和“打拳”都同样讨厌,但我不希望仅仅通过这样的认识来给人定罪(怀璧无罪,难道怀土就有罪吗),我不否认一个人确实应该为自己的言行付出应得的代价,但还是那句话,如何判定“应得”的尺度(要不然我天天刷推还不得气死)

对于女权运动我个人是支持的,但很遗憾我对性别运动这方面理解不多,我一般是带点取巧地把它归为一种意识形态,也就是不同社会历史环境的内在权力结构下的不平等之一,也就是每个国家、每种文化都有它独特的平等意涵,那么平等观念要想内化,还是得基于一定的社会改造(自上而下有保障女性和男性员工的产假最小时长,自下而上有公共卫生巾的呼吁、减轻跨性别者工作歧视等等)不过再过激一点的改造确实很难保证它的平稳落位(具体的不多讲了)

至于“牢不可破的男性联盟”,按你的说法那这样确实是存在的了,但这也产生了一些新的有趣的问题(没有说你是思想警察的意思),就是我们看到听到一个笑话时,我们共同的笑的结果,到底源于怎样的潜意识表现?为什么会有人(比如我)看到类似当场去世的词语就乐得不行?———相比于的意指(菲勒斯阻隔了实在界构成性的空虚)死亡的意指可没有权力属性,但它还是如此地吸引我(相信也会吸引着其他人)就觉得这一点相当有意思

我之所以提到这个,是因为“忍住不笑”这一点是可以被规训的(比如你在北京天安门国庆节阅兵仪式上放声大笑试试),但(听到什么东西想笑)则没有办法,因此基于类似潜意识共鸣而发出的笑声,尽管非常“低级趣味”在我看来是没什么好办法去摆脱...

5
0
回复

深沉的帽子
59天前

爱情是关于两性差异的意识形态,是掩盖了(性差异与性关系在实在界象征的失败)的遮羞布

6
1
回复

全部回帖 (60)


深沉的帽子
59天前

爱情是关于两性差异的意识形态,是掩盖了(性差异与性关系在实在界象征的失败)的遮羞布

6
1
回复 # 1

飞奔的猴子
58天前

直接说「来自我 们 的 同 学」便好了,不清楚当时会场里是否只有男同学在发笑,如果不是,我作为男生感到了冒犯。

16
1
回复 # 2

拉风的单杠
58天前

就算真是只有男性发笑,发笑的男性也不该被谴责。不应该要求其他每一个人都感觉受冒犯,进而抗争。我听见了别人说尼哥该去摘棉花了,笑了一下,难道我就成了种族主义者了吗?黑人听见尼哥去摘棉花生气是他们的事,我没有阻止他们,我并不应该因为一个没有冒犯到我的笑话受道德谴责。正如本次事件,一些发笑的男生并没有感觉到被冒犯(原因可能忽略了/忘了/没想到自己其他女性亲属/朋友也是这种笑话的受害者),但并不应该受到道德的上的谴责。

16
9
回复 # 3

自信的路灯
58天前
查看回复(2)

这事情刚刚发酵的时候我校很多女生怕龙大声势压不住一百多万粉的李淼,艾特了一堆微博女权大V,一传十十传百搞得微博上批判李淼的主力军成了各路女权博主(不乏臭名昭著者),这帮人也压根不care问题的核心所在,即李淼上纲上线扯政治。
那天的朋友圈遇到几个女生发什么“远离蝻人”之类的恶臭语录,果断删。哈哈没记错的话有一位是聚乐部的啥都不会的技术岗

22
4
回复 # 4

鼻子大的水龙头
58天前
查看对话

自信的路灯:

这事情刚刚发酵的时候我校很多女生怕龙大声势压不住一百多万粉的李淼,艾特了一堆微博女权大V,一传十十传

前两天在一个女权博主那里看到了这件事,下面有一条(在我的标准里)有些“打拳”的评论,一位同校女同学回复了一句,大意是也有很多男生在为这件事发声,最好不要上升到群体。然后呢,回复里一边倒的全是骂她的声音,而且有的人说话那叫一个过分。这件事情完全超出我的理解范围,那位女生自始至终都非常有礼貌,但凡能给予同等的尊重也不至于骂出那样的话。

我真的,一点也不喜欢,一定要挑起对立然后把不同观点骂到闭麦的人。

顺便,我是女生。(现在讨论相关话题都要带上性别,女生是为了证明自己支持女权,男生是为了跟舆论中心的人划清界限。但实际只是协助部分网友去对应的盒子里挑选侮辱性词汇罢了。挺可笑的,也挺可悲的。)

19
1
回复 # 5

伤情的炒面
58天前
查看回复(2)

蝈男还是一如既往的恶臭,日常恐男恐婚

2
16
回复 # 6

冷静的口罩
楼主
58天前
查看对话

伤情的炒面:

蝈男还是一如既往的恶臭,日常恐男恐婚

建议阁下退学移民非洲嫁给黑人。

10
6
回复 # 7

强健的眼镜
58天前
查看对话

伤情的炒面:

蝈男还是一如既往的恶臭,日常恐男恐婚

建议断绝父女关系

5
1
回复 # 8

温文尔雅的韭菜
58天前
查看对话

鼻子大的水龙头:

前两天在一个女权博主那里看到了这件事,下面有一条(在我的标准里)有些“打拳”的评论,一位同校女同学回

=挑起对立真的很讨厌=

6
0
回复 # 9

玉树临风的砖头
58天前

所以有踩到你们的痛点了?人家说的是在场发笑的男生,一个个见到就自己代入了???

5
11
回复 # 10

玉树临风的砖头
58天前
查看对话

腹黑的甘蔗:

此评论已删除

所以女孩子指责当场发笑的男性不该指责吗?这么说一句话就是打拳了?打拳都是你们定义的?从女孩子的角度来说,她说这一句话有什么问题?这几名暗暗发笑的男生和台上的李淼有心照不宣的默契,我不认为这名女孩子这句话有什么不妥的地方。这可不就是男性之间的联盟悄然加固呢嘛?难道她非要点名道姓说出这几个男生的名字批评他们的不是?这样才能让剩下的所有男性感到没有冒犯?什么叫迫不及待对自己人打拳?她这条朋友圈本身就是在批评李淼的不当言论,在描述事实时提到了这样的状况而已,你就管着叫做“迫不及待对自己人打拳?”谁是自己人?你是说和台上的李淼共鸣的那几个男同学吗?他们在笑话这个女生的提问或者在暗自觉得这真是一个好笑的笑话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他们也是在座所有女生的“自己人”?人家本身从头到尾说的是那几个发笑的男孩子,你们偏说人家打拳了,仇男了,引起性别对立了,究竟先群体高潮的人是谁啊???

7
12
回复 # 11

玉树临风的砖头
58天前
查看回复(1)

从头到尾你们都没有站在被冒犯的女性的角度思考,在那儿指责这名女孩子挑起了性别对立,一个个感到自己受到了冒犯,本身女孩子就是在就事论事,看看这评论区,我丝毫没有觉得冒犯到了评论区的部分男性。这个帖子本身就是在引起性别对立罢了,大家忘了这场会议中那名女孩子的处境和立场嘛?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难道是女孩子在现场说了冒犯男性的话语???事情有因才有果好的吧?

8
8
回复 # 12

玉树临风的砖头
58天前
查看回复(2)

说男性发笑不应该受到批评的人我想说,袖手旁观的人都是恶龙。举个例子,你看到一个有权利的男性欺负一个女孩子,身为路人一名路人,你没有帮忙你害怕这无可厚非人之常情,但是你会对女同学心生怜悯,希望她能获得帮助;而不是在一旁拍手叫好或者暗自发笑,还想着“打的这两下子还挺厉害的哈”,女孩子指责周围发笑的人,路人还要说“你冒犯了我!”,这合适嘛?这个“路人”不管是男是女都不合适好吗?为这些在一旁窃喜的路人和施暴者共鸣的路人开脱的人是什么立场???

10
8
回复 # 13

深沉的帽子
57天前
查看对话

玉树临风的砖头:

所以女孩子指责当场发笑的男性不该指责吗?这么说一句话就是打拳了?打拳都是你们定义的?从女孩子的角度来

算了我还是来说两句好了

->(这几名暗暗发笑的男生和台上的李淼有心照不宣的默契)

(笑)不等同于(心照不宣的默契),要不然“黑色幽默”就与(幸灾乐祸)相等同了,这之间当然存在一个分水岭,你当然可以根据你自己划出的分水岭指责在场男性过激,但如果你想用你或者包括你的一群人的划法来应用到所有人身上,大家也同样有拒绝的权利

注意这里的(大家)可决不是(牢不可破的男性同盟),当然你也可以认为凡是反对你的都是(牢不可破的男性同盟),你的这种认知上权利我也不能剥夺

->(牢不可破的男性之间的联盟在悄然加固)

只是你或者说包括你的其中一些人的观点,你的用词(可不就是)只是一种增强语势以博得共鸣的手段,没有任何理由说明它代表真理
我不否认所有人都具备天然朴素的道德立场,但这套practice到底有多大的局限性,已经算是前人之述备矣了,所以我不建议你们简单地挂靠在这种理论上

->(她这条朋友圈本身就是在批评李淼的不当言论)

是这样的,我们也从来没有说我们不批判李淼的不当言论,问题不在这,请注意:

在这个帖子下,我们从始至终在批评的,都是且只是(牢不可破的男性之间的联盟在悄然加固)一条,因为这一点还是处在可以讨论可以吵架的范围内的

->(人家本身从头到尾说的是那几个发笑的男孩子,你们偏说人家打拳了,仇男了)

接回上一条,一码归一码,对于(牢不可破的男性之间的联盟在悄然加固)这是我们愿意和你们争吵的一点,对这点我们还有得谈

我们真正想撕破脸怼的,是滥用微博女权的舆论功能还自以为旗开得胜的一群人,这件事没得谈,为什么很简单

这一点对我校整体的风评是有影响的,尤其是在近期意识形态问题这么严肃紧张的情况下,一个新学校、尤其是在全国以新学制、高学费、同时(在许多外人们看来)与港校有着千丝万缕影响的学校,本身就是极容易进入舆论中心的,而她们一来缺乏斗争精神(连请愿书都不愿意写,连联合抵制都不去做),二来缺乏斗争认识(滥用微博女权这种在群众心里已经与恶臭深度绑定的组织)

她们这么一闹不要紧,是不是港中深的风评就又会变得更加地(扑朔迷离)了呢?我校那些本科或研究生国内就业时,会不会因为风评的下滑或波动而失去一个本来优势很大的竞聘岗位呢?

你如果认为大家在简历投递甚至是最终政审上都能一路遇上“开明的人”,那我觉得你还是太高估国内人事业务人员的思想认识了

6
5
回复 # 14

深沉的帽子
57天前
查看对话

玉树临风的砖头:

从头到尾你们都没有站在被冒犯的女性的角度思考,在那儿指责这名女孩子挑起了性别对立,一个个感到自己受到

->(从头到尾你们都没有站在被冒犯的女性的角度思考,在那儿指责这名女孩子挑起了性别对立,一个个感到自己受到了冒犯)

还是那句话,我们(或者说大多数人)的认识一直都不是不同情,而是你们对此事件的反应不理智,这种不理智可能潜在影响到全校的风评,而全校风评(至少在最近这阵子)是与国内就业的学生利益息息相关的

-> (事情有因才有果好的吧)

确实是有因才有果,但有因不代表所有的果得到了合理化放置,得到了正确的归因

6
2
回复 # 15

深沉的帽子
57天前
查看对话

玉树临风的砖头:

说男性发笑不应该受到批评的人我想说,袖手旁观的人都是恶龙。举个例子,你看到一个有权利的男性欺负一个女

-> (但是你会对女同学心生怜悯,希望她能获得帮助;而不是在一旁拍手叫好或者暗自发笑,还想着“打的这两下子还挺厉害的哈”)

那是当然,但你考虑的可能性不够多,如果这个女生本身就是一个恶臭不堪、天天挑事的“腚姐”呢,那我肯定要叫好的呀

我不想跟你在这里谈《无政府、国家与乌托邦》因为那个离话题又有点远了,但你至少应该知道,不是所有看似伟大光明正确的诉求,都具有相似的(你好我好大家好)的语境的,(好人蒙难心生怜悯)是人们固有的价值取向,但(坏人得报大快人心)又何尝不是另一种众望所归呢?

6
5
回复 # 16

大鼻子的香菜
57天前
查看对话

深沉的帽子:

-> (但是你会对女同学心生怜悯,希望她能获得帮助;而不是在一旁拍手叫好或者暗自发笑,还想着

提一点反对意见吧(虽然赞同你的多数观点,不过我觉得你有点自说自话了)。上面那位同学说的,我觉得(相对而言)问题不大;总是把”打拳“这个词吊在嘴边的,都是些什么人,我相信您心里有数(当然不是说所有这些人都值得同等的批判;有些人可能只是由于过于单纯或涉世未深而看不见其他人所能看见的。在此说一点题外话,有些朋友可能认为所谓“田园女权”/“真女权”的划分是有助于对运动的净化的,然而我觉得这种划分值得警惕(尽管我非常厌恶这种female-chauvinist,正如同厌恶某些扛着道德主义旗帜的所谓“平权支持者”):女性主义作为一种去中心化的大众运动,如果能被定义“真伪”,那么被权力的收编就是无可避免的;说实话,我怀疑这种进程早就开始了,尤其是liberal feminism)。对着李淼的这个笑话发笑的人,或许不是所有人都是因为笑话中的暗示在笑,但是我相信因为这个暗示而笑的人并不会少;因此而发笑则几乎必然意味着对于其中的逻辑的默认(即使这种默认可能是无意识的)。“牢不可破的‘男’联盟”存在吗?大概是存在的,甚至其中的女性可能也不少。既然如此,那么对此的批评我觉得是可以接受的,虽然现今世界上有些地方那种思想警察的实践有些过头了(我比较在意的是,这其中真的有一个“度”可以把握吗?)。不过我觉得您可能不太赞同我的这一部分观点,毕竟我也不是太喜欢诺齐克。

4
2
回复 # 17

大鼻子的香菜
57天前
查看对话

玉树临风的砖头:

说男性发笑不应该受到批评的人我想说,袖手旁观的人都是恶龙。举个例子,你看到一个有权利的男性欺负一个女

同学,“权力”和“权利”还是要注意区分一下的 ;)

2
0
回复 # 18

大鼻子的香菜
57天前
查看对话

腹黑的甘蔗:

此评论已删除

如果您能正常说话,那我收回刚刚那句话,恕我刚才有点太激动了。你所说的“方式太过激进”,我觉得可以探讨;不过说因为笑话中的暗示笑了的同学(无论男女)需要反思一下自己的观念,我觉得没有问题。

1
0
回复 # 19

腹黑的甘蔗
57天前
查看对话

大鼻子的香菜:

如果您能正常说话,那我收回刚刚那句话,恕我刚才有点太激动了。你所说的“方式太过激进”,我觉得可以探讨

好吧,谁都有不爽的时候。我觉得这个还是可以讨论的,只是应该先收拾了三水

0
0
回复 # 20


    请登录参与讨论 :)